跳到主要內容

Lucca,我的愛




愛,是甚麼? 一路跌撞,鼻青臉腫後,我終於拼湊出愛的面貌。

愛,像夏日午後,一個人坐在樹下,突然清清楚楚感覺到一陣清涼微風吹過臉龐,整個身心是很深的放鬆。初次見到他,我就有那種涼風吹過臉龐的感覺。好玩的是,心跳並沒有加速,那些文學裡對愛的描述,顯然誤導了我。

我們很自然地聊天,就坐在民生東路敦化北路街角麥當勞露天座位上,台北街上人來人往,我的眼光卻離不開他的臉,我有多久沒有見過真正的陽光? 而我在他的臉上看到那閃亮的光。

愛,是很多話,說不完,我們兩人從認識第一天開始就是這樣,直到現在相識十五年,還是如此。

愛,不是砰然心動,而是有一種彷彿跟另一個自己相遇的感覺。如此熟悉,如此自在,沒有任何的面具。

然後,我們開始了兩個人的旅行,我每年利用年休假去德國看他,一趟義大利之旅,讓我們開始談起了戀愛。

那一次,我們從德國的雷根斯堡開車去義大利,去了北義跟托斯卡尼,最難忘的是住在托斯卡尼的盧卡(Lucca)小鎮近一周,彷彿一個他鄉的家一樣,每天去不同城市玩,這趟旅行讓我們確定彼此適合生活在一起。

一個人把你當他自己疼的感覺,原來是這樣,我有點暈眩了。

我永遠記得我們在盧卡附近小城,尋找合適晚餐地點時的那一天。我們走路尋找了將近一個小時之後,兩人都累翻了,而我突然開口說:「我們回到一個小時前,那間飄著香氣的餐館好嗎? 」最後我們去了哪間,我完全忘了,但永遠記得有一個男人,在那個當下,沒有嘲弄,甚至也沒有生氣,完全接納妳的感動。

我真的有些地方很麻煩,但如果對方連妳的難搞之處也接納,這不是奇蹟嗎?

昨天,我在馬路上看見一個男子為女友彎身綁鞋帶的時候,我於是想起了,那一年,自己也曾經被一個溫柔的男子如此疼愛,就在慕尼黑一家鞋店裡,而那個一向很城市打扮的女生,還很堅持地要買一雙根本不適合走路、厚底的時髦運動鞋。

愛,是連妳的荒謬也愛進去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我只想嫁給你

我差點忘了我先生如何跟我求婚的。日子就這麼幸與不幸地過了下來,誰會記得這種鳥事。

直白,真是美德

這輩子難忘遇到這麼直白的男人,而且,我還不小心嫁給了他。有人,真的不按牌理出牌,也有人沒被嚇跑,愛的故事才有了美好的結局。

Pub裡的天使

我在台北小巷裡的一家Pub,認識了Y。